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回复: 0

赤目天光_0

[复制链接]

5164

主题

5164

帖子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5823
发表于 2019-9-19 12: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赤目天光
      
   
    药师闻声对我讲起白癜风患者在手术后能吃鱼吗多年前卡夷那一场百年难遇的天光。无数炙热的火焰冲向天空,发出刺耳的声音。落下来是时候发出巨大的声,让整个森林燃烧起来,房屋在那时全部化为灰烬。卡夷城的大古钟就是在那时面目全非,还多了一个缺口。野兽在森林里疯狂地奔跑,然后冲进卡夷城把所有的家畜消灭得一干二净。那些火球就那样一飞冲天然后降于大地,降于卡夷城,迸发出无数的小火球。那些小火球变成无数的的三足鸟。闻声目光呆滞地进行着遥远的回忆,说到三足鸟时他害怕极了,手开始抖擞起来。因为三足鸟的三只脚是那么的锐利和坚硬,除了幻术师炼成残影刀法,没有任何武器和幻术能破解。
  额头上长了白斑好伤心  就这么一个百年难遇的天光之年的夜晚,一位猎人的妻子产下了一名男婴。那男婴就是我,我叫疤刀。现在是卡夷城最好的幻术师。闻声说,你就是在那天出生的,天光杀死了你的父亲和母亲,而且还在你的右手留下了一道疤痕。当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正在嚎叫大哭,看见你的右手臂正在流血,所以就叫了你疤刀。
    那年天光之后,卡夷城只剩下了皇后赤月娘和小皇子星朔,东夷王和将士们全部战死沙场。闻声说到这时眉目紧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东夷王那时是卡夷城几百年来最好的幻术师,为了卡夷城他去了冰月岛炼成了残影刀法。头发也全部脱落,要知道炼残影刀法会激发人的神经活化,那样头发将会一点一点的少去,身体也会一天一天的衰老。整个青春时光将不再属于你了。但东夷王还是去了。东夷王和卡夷城的所有将士杀掉了所有的三足鸟,却没有捕捉到那只充满智慧的五足大鹰。五足大鹰在那个天光之年躲进沙城。
    东夷王决定要去沙城捕捉五足大鹰。
    在一个寒冷又漫长的冬天,枯寒漫长,漫长到所有人以为它永远都不会终结。闻声给了东夷王最好的魔法药和幻术火球,还有一片黑红色的花瓣。那朵花瓣只有在枯寒的冬天经过三百年的太阳照射才会生长出一片,花瓣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和浓重的药味。吃了它在沙城就不怕冬天那刺骨的寒风。但那只五足大鹰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创伤,但足以喷发出大火球。当天上冒出一道天光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卡夷城的灾难来临了。东夷王在沙城死得很惨,没有人能找到他的尸体。这让赤月娘的伤心过度,双目已经不能再看见任何东西了,包括她最疼爱的星朔。但是这次迸发出来的火球并没有散开小火球,三足鸟也没有出现。可能现在五足大鹰的伤势已经不允许它再迸发出三足鸟了。但整个卡夷城的人开始恐慌起来了,害怕五足大鹰的伤势痊愈,害怕三足鸟的蜂涌而至。
    当我在听药师闻声这些遥远的回忆时,我已经成为了卡夷城最好的幻术师,也一直跟随着卡夷城小皇子星朔,也是星朔最信任的一位幻术师。我和星朔站在那个面目全非的古钟下,环视着卡夷城美丽的景色,晶莹的雪地,遍布着升腾的雾气,阳光从厚重的云朵中淀放出来,明媚地照耀着美丽的卡夷城。星朔说,疤刀,你知道吗?当太阳照射在卡夷城的时候,五足大鹰也在目目相视着卡夷城,我需要你成为拯救天下苍生的英雄。然后他伸手指着耸立在阳光下的冰月岛。我开始知道我该要做什么?过了一会儿,药师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冰雪开始溶化了,五足大鹰的伤势也快痊愈了。我和星朔转身看着闻声,闻声的目光一直定格在沙城。
    当太阳还有半边脸的时候我转身离开,隐隐听见月芽正在围着一个花盆在那低泣。后来才知道,那盆开放的黑红色花瓣在那个早上居然枯萎凋落了。月芽抱着死去的花朵撕声哭泣。月芽是闻声的女儿,是我成长的岁月中唯一见到的一个女人,也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虽然我总是跟随着星朔,但我从没去过东夷城的大殿,我只是跟着药师闻声学习幻术。闻声说我将会是最好的幻术师,我说为什么?他说你的骨子里有三足鸟的血,当你面对它们时你的心和血是冰冷的,三足鸟就是怕冰冷的血。月芽如今已是亭亭玉立了,她有淡绿色的美丽眼睛,还有长长的头发。我时常在梦里看月芽娇媚而寂寞的脸。然后亲吻她的脸颊。我喜欢亲吻她如花朵般柔软的脸颊,有桃李一样令人陶醉的芳香。后来她拉着我的手慢慢睡去。
    过了一会儿,闻声过来了。拍了拍月芽的肩膀。他说,月芽,不要哭。疤刀不会有事的,他很快就会炼成残影刀法。父亲还有一把龙牙刀,当三脚鸟的血和男人的血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将会有无穷的威力,但这种力量也要靠疤刀的造化了。我相信他会寻找到这种无穷的力量。这时我看见月芽脸上不再那么忧郁,她说,真的吗?闻声重重地点头。
    卡夷城的五月仍然有稀疏的雪花飘落,但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不知道冰月岛的五月是什么样的?午夜我这么想着。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开卡夷城了,也要离开月芽。我真的很害怕离开她,我想念她在人群中对我的每一个微笑,还有高高挽起的闪亮的头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在这个午夜我听见林子中野兽多年未闻的熟悉的骚动。树木沙沙作响。五脚大鹰真的会毁坏这么多美好的东西。我不会愿意的,卡夷城也不会愿意的。于是我起床,来到了药师闻声的房前,我看见他屋里还有灯光,我知道他也在想着这个问题。其实整个事情只有闻声知道严重性有多大,我推门进去时看见闻声正在看着那把龙牙刀。他转身看着我,还没睡?我说,恩,睡不着。然后我就看着那把龙牙刀,没有光泽,暗红暗红的。闻声说,你想知道这把刀吗?我说,那天月芽在院子里哭泣的时候我听见了一点点。闻声转身有点惊讶的看着我,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开发出它的力量。他用疲惫而清澈的神情对我讲上面的话,然后抬头对我微笑。在灼灼的火焰边我守着闻声睡去。
    存在我记忆中的是一个雾蔼很浓很浓的的清晨,卡夷城还在月光的沐浴中,森林里偶尔发出鸟儿的叫声,却让整个森林安静极了。药师闻声早早就来到了城门口,我第一次见到了除了月芽之外的那么多女人,还有赤月娘和星朔。但我还是觉得月芽是那么多女人中最漂亮的,就她那长长的头发已经把所有女人甩在了脑后。我喜欢月芽那长长的头发,像风一样能给我飘忽自由的感觉,而且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这种感觉。有时让我感到她的存在就是给予我最大的轻松和自由。但是我今天要离去这个让我张大让我轻松的卡夷城和月芽。大家都在默默相视的离别中祈祷着卡夷城的平安。月芽走到我面前深深地吻了我,然后流下了可爱的液滴,说,刀,你一定要回来,我会永远等你的。这是我母亲给我的祈祷项链,它会让你平安无事的。我深深地点头,我一定会回来的,好好照顾自己和师傅,不要让我担心。好吗?我只是去冰月岛炼残影刀法,不会有事的。闻声走上来,好了,月芽,刀不会有事的,你忘了我在院子里跟你说的话吗?月芽定定的看着闻声,面部有了那么一点点欣慰,但却不是那么的肯定。闻声说,拿好这把龙牙刀,还记得我那天晚上跟你说的吗?我相信你能办到,卡夷城也相信你能办到。当我完成上面的对话后,赤月娘正托着星朔的脸在不舍的流泪,星朔,去了那里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难道星朔也要去冰月岛吗?当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星朔走过来,刀,我们该出发了。我用着疑惑的神情看着星朔,你、、、、、、你也要去冰月岛吗?星朔说,有什么问题吗?我感觉我更应该去,不是吗?的确,星朔是卡夷城最好的魔法师,抓住五脚大鹰不光是为了卡夷城也是为了星朔的父亲的遗愿。他不仅仅是在完成父亲的遗愿更是完成卡夷城的使命。
    赤月娘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她的赤月长袍在猎猎地飞扬在四周的风雪中。很久之后,她说,疤刀,看来星朔的确没看错你,你是个了不起的幻术师,星朔有你我就放心多了。过来,让赤月娘摸摸你的模样。我走到赤月娘面前,当她的手触摸到我的脸的时候,好象有一股无穷的力量冲进我的身体,浑身一片火热,想爆发出来,大脑在冥冥轮回中旋转。后来听星朔说,赤月娘给了我赤月咒,有了赤月咒就会让身体产生一层防护界。当然,赤月娘也会给星朔赤月咒,只不过星朔是魔法师,他必须用困魔咒才能产生防护界。
    就这样,在一个清晨的雪雾中我和星朔离开了卡夷城。带走的是所有人的期待,需要我们带回来的我和星朔都不知道能否完成。但我们在努力。
    去冰月岛的路上,每到一处都会有不一样的山,有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城堡。别人用离奇的眼光看着我们,我们也用同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谁是谁非。就像日暮时候的潮水,沙沙地流去,瞬间毫无踪迹。有时也会遭到莫名其妙的攻击,不过走到那我们都会打开防护界。有时也会用瞬间移动术,我们都想尽快赶到冰月岛完成卡夷城的期待。但是瞬间移动术会让我和星朔的幻术和魔法大减,所以更多时候我们迎着唆唆的寒风,踏着深深的积雪,翻越冰冷高拔的山峰、、、、常见菜也是你美容的帮手、、
    冰月岛的一切都跟卡夷城有太多的差异。水的浅绿色的,山是白色的上面没有一棵树也没有野兽,地面上的水在瞬间变成了冰,风唆唆地刮着,让人无法睁开眼。我和星朔的防护界也无法抵挡带有冰刀的寒风。就在这时星朔给了我一件鬼斩长袍,这是东夷王身前来冰月岛时穿过的。我们才能在冰月岛寻找残影刀法。没有人知道我和星朔在冰月岛经历的苦难。记得有一次我掉进了雪窖里还被一支坚硬的冰刀穿透了大腿,我和星朔使尽了一半的幻术和魔法才把伤势治好。在那一段时间都是星朔背着我寻找残影刀法,我们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随时都有掉进冰窖的可能。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幻术和魔法了,生存在异度空间虚拟着走路是我们最大的心理安慰了。我和星朔都不止一次提醒着对方,我们一定会找到残影刀法的,我们一定能活着回去的。在一个冰刀飞下的雪崩中,星朔的蓝灵项链微微闪着光芒。蓝灵项链是药师闻声给我们的,当我们在残影刀法五百米的地方,它就会闪出光芒。我和星朔都很兴奋,但过了一会蓝灵项链就不再冒光了。我说,残影刀法一定是在刚才的雪崩中消失了。面对雪崩之后的白色山墟,星朔说,我们不能再使用幻术和魔法了,不然我们就没有力量去炼成残影刀法了。这时我想起了闻声对我讲起的那不龙牙刀,于是我拿出了龙牙刀在手碧上划了一下,龙牙刀雷电般闪着灼灼的光。我的手也在不听的颤抖,龙牙刀几乎就要从我手中脱落,但手心却和龙牙刀死死地缠在一起。但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到举起的那一刹那间,我的全身就想触了电似的与龙牙刀浑为一体,龙牙刀也在瞬间消失了。当我摊开手我发现我的手心有一把很小很小的龙牙刀深印在掌心,像一团火。星朔兴奋的说,刀,你终于把龙牙刀的力量化为你的力量了。我很不可思议地望着星朔,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当我用龙牙刀把雪崩后的雪墟劈开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白色雪屏出现在我和星朔的眼前,上面是一整套残影刀法。之后我和星朔用了大概100天的时间学会了残影刀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1 23:29 , Processed in 1.1562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