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回复: 0

英草秋藤风中絮

[复制链接]

3971

主题

3971

帖子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2108
发表于 2019-9-19 12: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草秋藤风中絮
  去年的往事,有不有风一样过了的感觉和絮飞舞时的美丽?

  

  英草秋藤风中絮

  ——迎风

  

  

  静,邂逅的昨天,英憔悴下的飞絮。

    

  不相信命运与缘份的人,是不存侥幸心理的,但某些巧合,总令人感到欣然。

    那天下午,我漫回于闹市中。当我从网吧中找不到属于自己位置时,我正要大步走开。数步后我突然调转了头,在我左手面,正是个熟悉的地方,我想上去看看,兴许能找到安顿自己的地方。

    在我以前坐的位置右边的椅子坐下,打开曾经用过的电脑。我还记得那个键盘,它保养得还好,仿佛唯有它才愿意等我。往昔的影子隐约晃动在我周围。

    依然是用QQ上了线,在线的人不少,但网速依然维持在一年前的速度,很慢。所以我只可见到QQ的号码,不得不逐一更新,还是很慢,不得不让我带上一点怀旧的情绪。怎么也没想到的事发生了,阔别大半年的你居然在线。愕然之余,心中更多的是兴奋。

    更巧的是,你也在这。用蔡智桓的一句话,“我们只有一转身的距离。”翻转身,行了数步见到你。但不知为什么我又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用QQ跟你聊。你很久没有上网了,这就是我们的巧合吧。我告诉你,我还在读书,你告诉我,你要留在信宜工作,而且是明天开始上班。不知以后你会不会继续上网,而见到你的机会又有多少。

    3点56分下了机,因为我要回学校了,走到你的背后,轻轻敲了敲你的椅背。你回过头来,我见到的是一个很好的笑容,你的微笑跟以前还是一样。只是看上去,你憔悴了许多,往昔的光彩黯然了不少。你说连打字也不会了,叫我教你打开你的邮箱,不负责任地帮了你一下。自己要走了,最后也不知道你打开了没有。

    街道上是流动着的车流和人流,空气中夹带着一股异样的春风,我再次走入人群中,大步大步地走着,离这个熟悉的地方愈来愈远,离你也越来越远。

    你好像飞絮一般在空中漂荡,我好像草原上一条越流越远的河流。飞絮中的种子终归要落叶归根。唯留荒凉的河水独自长流。

    昂望空中飞絮,小河盼望着,飞絮能漂落在河水流过的地方。

  再与你相逢在四月初

    今天中午和同学程约定到网吧上网,就这样再次在QQ上遇上你。而且又是那么巧,你又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你在原来的学校,我则在对面的网吧。简单点,我就在你对面。虽然我们中间隔着一条街,但你仍然离我很近,只剩下没有去量,也量不出的距离。

    这两三天中,我一直很开心,我的快乐是一本书带给我的,它是痞子蔡生下来不久的《檞寄生》我经常不好意思地把它念成“檞望生”。现在我还是改不了,可能以后我还会把它念作“檞望生”而非“檞寄生”。为什么我会这样开心?不用任何理由,就是《檞寄生》中的关于那十支烟的故事就够了。呵呵…:)虽然我成了痞子蔡的垃圾读者,可我心甘情愿。见到你之后,我则更开心了,虽然只是能在QQ上,我还是很开心的*^_^*

    你看了我定给你的那篇《那是三月十七日》后,你鼓励我继续写。我非常非常的开心愉快和高兴…:),但我的心也乱起来(就在你发送过来的那句“继续写多点,好吗?”后)。

    相叙的时间总是不够的,我又要离去了,十个指尖敲击出来的字是“不过去看你了,我要走了,88”可刚出网吧门口,我的心就不听我的手的指挥,我的双脚也是如此。我和程跨过了那条没有去量的新尚东路,走到了你跟前。可是到了你身旁,我又不知要说什么,只是想和你说声再见和看上你三两眼吗?不是的,但我还是这么的走了。我的心则更乱了。

    更无法理解的是,跟程分开走后,我是走着路回家的。虽然已过四点半,而且这几天是那么的热,离家还有两公里多,可我还是执意走着。公路还是少不了车流,人流和尘埃流。于时我又想起《檞寄生》中的菜虫与明菁的对白,明菁:“你走路时为什么总走左边?”菜虫:“因为左边靠近马路,很危险。”我还想想对你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走路时嫌路太长,两个人嫌路太短,三个人就很烦了。”我虽一个人走着,可我没觉得累,就是心很乱,稍带点酸。

    一路上,太阳变为夕阳,我靠近了黄昏。因为我家在西边,太阳要在我家后山落下的缘故吧;也许这也是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的定理(痞子总爱这么说)。可我真希望有一天,太阳能从西边升起,即在我家后山升起,我想我可能是第一个能看到西边日出的人。可我也得承认事实是很难改变的,我只能靠近再靠近黄昏。

    我一直在看着夕阳,一路都在看着,虽然有点过份,可我喜欢。也曾想过,其实你长得比太阳比月亮还要美还要亮。

    我再次想起一个多月前,被我视作最美的黄昏,也是出现在这条路上。仿谁知道白癜风最新研究成果是啥佛这条路与美丽的黄昏有缘,它好像是黄昏的归宿似的。

    这条路除了给我欣赏黄昏外,剩下的就是让我从家中走出或从外面归来。无论我是走路还是乘车,穿着拖鞋还是别的什么鞋,我都得经过它达到归家或是离家的目的。

    回到家门外,我没有进去,仍是看着这个与那个最美黄昏近似的日落。看了一会(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我有点冲动,跑回了家,换上拖鞋,用近似于飞奔的跑,向山上跑去。(如果是痞子蔡来形容我的跑,他一定会用霹雳宇宙超级无敌跑来形容我。)我怀疑我是否失常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累。很快我就到了山顶上,在山腰时,我没看到夕阳在哪,所以跑得更快。还好山不算高,有落日则行。:)

    山上是地,有的种着花生,有的则荒芜了,上面长着一种草,叫‘芒’。刚到山顶我就注意到了。因为这草开花了,花上带着絮,还未能飞的那种(花还没全开)在“那是三月十七日”中我把你当作了飞絮,这也是巧合吧。我摘了两支(也不知想借此表达什么)。我家有小块地在这,我和妹在地上种下了花要懂得儿童白癜风的发病征兆生,现在苗子有十公分高了,一小撮一小撮的。我停在那,看着日落。不容置否,这个落日也很美,但只有我一人和芒絮。

    山上吹着凉风,好像它知道我是跑着上山的。迎风而立,回头再看芒地,上面五六十公分高的芒花在风中摇摆着,像麦浪。可惜芒絮不能迎风飞起来。

    在夕阳与风摆下,我平静了不少。从花生地上走下,来到芒边,摘起芒絮来,一株一株地摘,还一边看着风摆的芒,最后跳入其中,和着凉风,用手去抚摸,深呼吸,侧耳听,浸沉在絮的温柔中。

    可能是我的神经质给太阳公公窥见了,它舍不得下山,还有过份的看着我。我停下来,和它对视一会,目欲淡黄色的阳光和没有一片云彩的天空(就算是徐志摩还在世,这种情况他想甩云彩也没可能)跟我玩?呵呵…:)我不干了,我回家。我知道我最后一眼是落在芒絮中的,虽然风飘不起絮来,我还是把最后一眸投给了它……

    

  

  我现在已离她离去,消失在人海。后来我学会了如何去爱,只可惜……

  联系方式:(电话白癜风扩展症状是什么)0668-8827279|(Email)eqson@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4 16:17 , Processed in 1.1406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