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回复: 0

心迹 3txtrcm5

[复制链接]

7439

主题

7439

帖子

2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2550
发表于 2019-9-19 12: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第一章   

  远处的花园里,一位少女慵懒的靠在摇椅上,随意的翻动手中的书,在阳光的映射下那场景竟如画卷般唯美。   

  “小姐,外面的风渐渐大了,我们进去吧!”说罢,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便扶着少女进入房子了。   

  这是一栋位于郊区的别墅,带有一个独立小花园,房子设计采用欧式风格,与附近的民居房形成强烈的对比。   

  附近的人说,这栋房子以前是没有人住的,这家的主人只有在夏天会来度假。大约几年前,这家主人的女儿,还有几个人一起搬进了房子里,据说是来这里养病的。平常的时候,总是看那个女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书,但是这个女孩又是个善良的孩子,经常把自己做的一些东西分给他们。于是他们也经常把自家种的蔬菜瓜果送到她家,当做回礼,只是很少看到她出门,也很少看到别人来找她。   

  还有,那位少女叫顾昕。   

     

  第二章   

  顾昕已经想不起来了上一次在教室是在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前年,也许更久以前,自从身体状况变差了以后,她的父母便将她安排在这里静养。除了管家夫妇陈叔与刘妈、贴身保姆小怡,以及每周会来给她检查身体的张医生外,基本是见不到其他人。她的父母,因为工作忙碌,经常要好几个月才能来看她一次。   

  尽管别墅里所有通讯设备齐全,但她的身体却不适合长时间使用它们,而她本人也不怎么喜欢那些。这几年的时间,一些没有怎么接触的朋友也渐渐疏远了,对于她来说,书籍或许是不会遗忘她的最好玩伴。   

  “小昕,今天终于考完期末考了,我们去护城河边吹风吧,放松放松怎么样呢?”一位年纪与顾昕相仿的女孩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   

  顾昕小跑几步,回头对少女说:“好呀,最近忙着考试,累死啦!”这位女孩叫杜若,是顾昕在学校最好的朋友,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两个女孩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开始讨论起了各自的假期计划。刹那间,顾昕突然觉得周围安静了,回头一看,竟看不到杜若的踪影,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有树叶被风吹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顾昕开始觉得害怕,她大声的呼叫杜若的名字,“小若,你在哪里?小若,你不要开玩笑了,杭州知名白癜风医院快出来啊…”   

  就在一瞬间,身边所有一切竟开始慢慢消失。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一片漆黑,恐惧、不安全都涌上心头,“小若…小若…”顾昕猛的睁开眼,原来是一场梦,那种恐惧感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让她害怕到全身都被汗水浸湿。   

  杜若,这个她曾经最好的朋友,一开始,还会有些联系,后来由于杜若的学业原因,加上顾昕静养的地方太偏僻,一来二去竟与以前的朋友断了联系。每天陪伴顾昕的只有那门外的花草树木、时不时停留下来的鸟儿、还有满屋子的书籍。或许是真的觉得寂寞了,亦或是对自己身体状况的不自信,顾昕开始害怕一个人,害怕遗憾、害怕死亡会突然驾临。   

  吃过午饭后,顾昕就马上去书房,但她却不是要看书,而是在努力翻箱倒柜的在找些什么。   

  “小姐,你要找什么?”刘妈一脸疑惑的看着顾昕,“地板太凉,你先起来要找什么东西,我来帮你找。”正要去帮忙的时候,却被顾昕叫停了。   

  “刘妈,不用啦,我找到了呢!”顾昕扬扬手中从一本书中刚翻出来的明信片,笑着望向刘妈,“上面有以前杜若给我寄明信片的地址呢,刘妈,你去我房间,把我梳妆台下面的第二个抽屉里的信纸拿给我一下。”说罢,便起身去书桌旁。   

  认真的写完信,仔细的核对完地址后,就让小怡帮她寄出去了。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却没有回信。   

  顾昕心想,或许是小若太忙了,以至于没有看到信。于是又陆续写了几封信,她觉得只要小若看到了肯定会回信的,又过了好几天,依旧是没有回复。慢慢的顾昕也不抱希望了,渐渐地也就忘了这回事。   

     

  第三章   

  这天,天气还不错。   

  空空的院子里,似乎有些动静却不见人影。视线移向远处,一位五官有些冷峻的少年,正靠在树干上看书,安静的样子足以令人驻足观望。   

  突然,一个冒失的身影打破了少年闲逸的阅读时光。“哥,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少年抬起头,望向往自己飞奔过来的弟弟,温柔的问道:“阿澈。发生什么事了?”   

  那位叫阿澈的少年抖抖手上的物品,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现在居然还有人用写信这么老土的方式来联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地址写的是我们家?哥,你看看,好几封信呢!”边说边把手中的信递给了哥哥。   

  哥哥的名字叫姜旭,他的弟弟叫姜澈。因为只差了一岁,很多人会以为他们是双胞胎,只是眼神所透露出的气场明显不同,一个是安静的,另一个则是活泼的。   

  姜旭接过信看了看,顾昕?应该是个安静的女孩吧,想着便随手把信夹进了书中。起身回了房间,留下姜澈一个人在原地傻了眼。   

  “我哥,怎么感觉怪怪的?”姜澈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后来就放成都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弃思考这个问题了。   

  过了几天,姜旭被姜澈拉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因为不好推诿,所以喝了几杯酒,姜旭是不爱喝酒的人,半途便找了个借口先回了家。无意中想起了那几封信,或许是喝了些酒的原因,也不管随便看别人的信是不是不礼貌的行为了,他竟是第一次对一件事如此好奇。   

  顾昕,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姜旭知道自己没醉,只是想借着酒意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细心的按照时间顺序,慢慢地拆开、慢慢地看完了这几封信。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看完后的感受,只是会觉得莫名的心疼,有一种想去呵护顾昕的冲动!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而且对象还是一个未知学会去迎接责任的陌生人。姜旭觉得肯定是自己喝多了,他起身躺在床上,慢慢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窗外,微风拂过,伴随着思念的味道。   

  缘分,真的是很神奇。它总是在冥冥之中悄无声息地安排好了一切,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散发着甜蜜的气息白颠疯怎么预防才有效果。   

  姜旭做了个梦。梦里有个少女老年白电风应该如何预防,穿着梦幻的一袭粉色长裙,纤纤细手抓着裙角奔跑在无边的草原,美丽的长发随风飘动,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耳边。最重要的是,她叫顾昕。   

  姜旭想走近看清她的脸,却突然醒了编辑评语 你是否也曾努力让自己离心中人更近,只是到最后你到了,他却走了。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4 17:41 , Processed in 1.1562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