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回复: 0

等待点亮我生命的那颗星

[复制链接]

1791

主题

1791

帖子

547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474
发表于 2019-9-19 12: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等待点亮我生命的那颗星
   

  

  等待点亮我生命的那颗星

  ——彼异

  

  

    

  对于爱情,我期待,在需要它的时候,遇到那个潜心爱我的人;对于生活,我期待,给我应该拥有的绚烂的色彩;心还在落与不落之间徘徊,人却已随风飘去,越飘越远,停留在只属于自己的瀛台……

    

  在我十岁的那年,在城里工作的父亲在赶回家过春节的途中离开了我们。那个春节我们就在别人家欢庆的鞭炮声中母女四人抱头痛哭。母亲捶着自己的胸口咒骂死去的父亲:天塌了呀,你扔下我们走了……从此,母亲含辛茹苦地抚养着我们姐妹四人,经常是我们一觉醒来了,母亲还在黑暗中替人家缝缝补补。作为家里的长女,我理所当然的帮母亲挑起家庭的重担。于是,初中毕业那年,我偷偷撕毁了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拿起锄头和母亲开始了耕耘的生活……每天不仅要忍耐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带给我的伤痛,还要忍受的贫穷生活带来的精神上的困窘,每当我面对村里人鄙夷我们贫穷的眼神,和一次又一次地竭尽全力也背不起高高的草垛时,我真想让草垛把自己压到底下永远都不动也不用呼吸,就这样无声无息又名正言顺的离去,也好解脱生活带给我的压力。我不停地问自己,我就这样龌龊地过完我的一生么?

  值得庆幸的是五年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没有破坏我白皙的皮肤和娇好的容颜。

    

  在我二十岁那年,遇到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他家指名要我做他的媳妇。条件是把我的两个妹妹供到高中毕业。那时,他的爷爷是乡长,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农村就是土皇帝。母亲和我几乎没有考虑就一口应承了白癜风是否可以吃辣椒。我高兴的都要窒息了:我再也不用赤着脚站在三月冰冷的泥水里,从早到晚的弯着腰插秧;再也不用顶着八月炎炎的烈日拔地里疯长的蒿草,连它们锋利的叶子割破手指也顾不上包扎;再也不用不停的背比我还要高的草垛;再也不用一家四口人挤在一床破棉被里相互用体温取暖……兴奋的我在梦中笑醒,却看见母亲坐在黑暗的屋子里对着外面的月亮发呆。结婚那天早上我跑到山上对着初升的太阳大声呼喊:

  “我就要过好日子了……”跳跃的阳光把我的全身照成金色,我眯着双眼,贪婪的呼吸着初夏的清晨特有的,新鲜的空气,笼罩在未来的幸福之中,那感觉真是惬意极了……

  婚后我随他来到了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靠着他家的关系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有先天性疾病,身体很弱,脾气也很乖僻,这在结婚前我是不知道的。每天早上五点我就准时起床,为他准备要穿的外套直到内衣,做好早饭,忙完家务后叫他起床吃早点上班。然后还要开始我一天的繁琐的工作。晚上下班后,还是做饭做家务。他有个习惯,每天必须从里到外都换一遍,而且家里不许有任何一件脏衣服,哪怕是一只袜子。我也就养成了每天洗衣服后上床睡觉的习惯。哪怕是地上有一根头发丝,他也会勒令我把地板全部擦洗一遍,饭菜稍不合胃口他就会统统倒掉让我重做,还要恶语相加……为了两个妹妹的学费,为了母亲过年过节时桌上的肉菜。累对于我来说只是生活的习惯,我并不在意。尽管每天都累得我腰酸腿疼,但比起农村的日子,我感觉自己就是生活在天堂里了。

  结婚第二年,可爱的儿子出世了。本以为可以借机会休养一段时间,偏偏他犯病了。生完孩子的第五天,我就到医院去护理他。作为女人,我虽然生了儿子却从没尝过做月子的滋味。因为月子里没得养,我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病。那一股股锥心的疼痛,让我开始对自己的幸福感到疑惑……

  一个人不同于木头就是因为会对生活有特殊的反映,这种反映就是对自己人生的思考,每个人都会有,只是它们的显现和感知有早有迟……

    

  在我三十岁那年,他利用关系和单位办了病退手续在家里休养。其实就是每天和一群无业游民打麻将。只是他的脾气越来越象“天气预报”了。只要他赢了钱就会哼着小曲,斜依在沙发上看电视,如果输了钱,我和儿子就会遭到无端的指责,甚至是殴打……

  那次是个星期天,他又输了钱,刚刚在我身上发泄完怒气。上司就让我去公司找一份重要资料,我无从选择,硬着头皮来到公司。当我把资料送到经理手里的时候,他的手一颤看着我说:

  “你的脸怎么了?”

  “没关系,不小心碰了一下……” 我为了掩饰把文件挡在了眼前。

  “不,是谁打了你?你的嘴角还渗血呢?”他挣大了眼睛,脸由于气怒涨的通红,

  我用舌头舔着被打的松动的牙齿,凄然一笑。我能说什么呢?对一个不了解的上司。

  “我送你去医院。”他坚定的说

  “不不不,你还有公事要办呢,我没什么哦,我还要回家呢……”我推诿,是我不能让他牵扯进来,这毕竟是我的家事。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塞进车里,直奔医院而去……

  处置护士是位直爽的女孩子,她一边为我处置,一边打抱不平:

  “是男人有劲向外面使去,在家打老婆算什么能耐?”说着还生气的不停的用眼睛瞟他,

  “不是,他是……”我解释着,企图给他洗清这莫大的冤屈,

  “什么不是呀?你呀,一点反抗精神都没有,看你的牙以后怎么吃东西吧?”小护士在哀我不幸,怒我不争了。

  “是呀,我下回注意……”他笑着说冲我飞了一个媚眼儿,我微笑着看着他,心里满含歉意和感激。

  “什么注意,这种残害妇女的行为就应该杜绝!”小护士还是不依不饶。我刚想争辩,他用手势制止了我,笑着说:

  “对不起,老婆,我向你道歉,一会儿请你吃饭行么?”我听了他的话怔忪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

  “这还差不多,下不为例啊。”漂亮的小护士终于笑了,我却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可以烤熟大块的牛肉。

  从医院出来,他开着车直接到了维纳西餐厅。

  “我还要回家呢,”我说着,心里却想着:那个冷冰冰的“家”再也不踏进去才好。

  “说好了,请你吃饭的,”他笑着说。

  “可是,那不是为了哄小护士么?”我不解的问。

  “男人嘛,一诺千金,不论什么原因,”他笑着肯定的语气不容人反驳,

  看着眼前这个伟岸俊朗,掷地有声的男子,再想想家里那个狭隘乖僻的丈夫,我真的慨叹命运对我的捉弄。

  第一次进西餐厅,我显得手足无措,幸得他在旁边暗中指点,才算没有出丑。从西餐厅出来,我长嘘了一口气。他边开车门边问:

  “怎么了?饭吃的有压力?”

  我笑了,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想起,那次我的腿痛的用头撞墙,丈夫还在一边鼾声大作。而我的一声叹息却能引起他的注意,唉……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送我回家么?”我试探着问

  “你想回家么?”他反问道

  “……”见我没有做声,

  他说:“我们去兜兜风吧。”

  我们一路奔到郊外,车子停在大坝顶的柏油路上。初夏的天空美丽而宁静,点缀着亮闪闪的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轻柔的风夹杂着潮湿的空气穿过打开的车窗抚摩在脸上,令人心旷神怡的爽。我们并排坐在车里,沉默着,享受着那种温柔的暧昧,我被这样的空气慢慢熔化……

  “其实,我早就注意你了,”很久,他打破了沉默,可暧昧却更浓,

  “无论是你哀怨的眼神,还是柔美的神态,我想,我有些喜欢你。”他说着,眼睛盯着前方,

  我的心一阵战栗,连着我的神经倏的传遍全身。这样的男人注意到我,就能让我满心幸福了,更何况喜欢?我怎能担的起那份奢侈的感情……

  “本来,不想打扰你平静的生活,可我没想到你过的医治白癜风疾病的专家为患者解答男性有白癜风怎么治疗如此凄苦……”他转过头,痛惜的看着我,是的,那眼神里满是痛惜。

  “离开他吧,如果他让你不幸福。”他的手缓缓的盖在我绞在一起的手上,我能读懂那满眼的心疼,可是我能怎么样呢?

  泪一滴一滴漫过睫毛,落在他的手上,又润湿了我们相握的手,湿润着两颗无法重合的心……我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向他倾诉了命运和生活给我的所有的无奈和不公。最后说:

  “你认为,我有其他的选择么?”

  他静静的听着,眼神变的认真而果断,

  “听着,”他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说

  “你要为了别人,背负一辈子不幸么?你就没想过自己么?你为什么就应该为别人付出那么多?最后你又得到了什么?连自己作为人的权利都被践踏了,你认为你就能求全了么?你要为别人浪费掉自己的青春和一生的幸福么?”他的语气努力的保持着平静,可眼睛还是泄露了激动的情绪。

  是呀,我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没有想过自己需要什么?我只是知道我的两个妹妹要靠我交学费,我的母亲要靠我照顾……

  “给我一点时间,”他说,“我想我能替你解决你母亲和妹妹的困难。”

  “可是……”我不知道他的话是否认真,至少我不能肯定,

  夜风吹在身上感到一阵凉意,他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肩上。

  “别可是了,你放心我是认真的,夜凉了,我送你回去,别感冒了。”他说着,启动了车子。

  车窗随着车子的启动缓缓的把黑暗和冷风关在窗外,只留下希望和温暖笼罩着我和我突然降临的被宠爱的感觉。做女人真美,第一次我有这种感觉。

  来到家楼下,我的美梦被现实惊醒。惴惴不安的进了家门,丈夫出去打麻将了,儿子自己睡着在床上,我长舒了一口气。

  日子一天一天平静的过去了,我们之间相安无事,只是那个夜晚的美妙会偶尔在脑海中荡漾。沉浸在美妙回忆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

  “您好,……”研究白癜风的专家郑华国建议治疗疾病好方式我顺手拿起电话,

  “是我,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略带沙哑的嗓音顺着电话线阵得我浑身酥软。

  “好的……”但在办公室里我还能成功的隐藏那颗跳动激越的心给我带来的尴尬。

  合上帐本,我的脚步轻盈,心情却复杂又有些甜蜜。推开他办公室的门,只有他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城市的风景,

  “来了,坐吧,”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眼里满含神秘的笑意。

  “告诉你,我已经替你办好了助学贷款和民政的困难补助。你的母亲每年将得到三千元的困难补助,至于妹妹们有助学贷款会让她们顺利完成学业的,你再也不用担心了,只是有些当事人必须履行的手续还要我们一起来完成……”说着,他骄傲的昂了昂头,

  “真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骤然降临的喜讯让人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扬了扬眉毛,一副调皮的炫耀的神情。


  联系方式:(Email)biyi4432@163.com|(OICQ)1768610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1 23:33 , Processed in 1.1093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