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回复: 0

阿芒和浪人

[复制链接]

1802

主题

1802

帖子

550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03
发表于 2019-9-19 12: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芒和浪人
      
   
    右耳畔是懒洋洋的海浪,心不在焉地在沙滩上进了又退。左手边错落着用于防沙的针叶植物,然而所有的树影却又躲进荫荫木林中,黑色的沿海公路就这样暴露在夏日的炎热里。路面上的柏油灼热成融化的沥青,软软粘粘的,印着凌乱的脚印和车辙,似乎是想挽留每个走过的路人和行车。海风一如既往地带着大海的气息,咸咸的味道,像是裹了一层细细的盐。而在这样的鬼天气里,这风吹拂的却是无处不在的夏天特有的燥闷。
    阿芒拖着沉甸甸的行李箱走在路上,骄阳烈火般地舔舐着他裸露的肌肤,汗水沿着发际流淌着,湿透的白色T恤紧贴着他的后背,前方的路还很长很长,但他还是一脸“绝不回头”的表情。
    阳光太刺眼,阿芒把手放在额前,眯着眼,望着远处的路,像是在定位自己目标,可随即又是一脸茫然。他沿着海岸,不断不断地往前走,他想,或许到了前方就会有答案,或者时间总会让他找到方向吧。
    这时,不远的地方出现一大片荫凉,这让他眼前一亮。他欣喜着,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他来到林荫处,倚着一棵树坐着,然后深深地吸了几口阴凉,想以此驱走刚才的燥热烦闷。慢慢的,他发现自己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看看大海,以及聆听一段在浪声中若有似无的口琴声......
    是的,有人在吹口琴!
    这旋律就像阿芒的心,茫然无感而又杂乱无章。阿芒拖着行李箱循声而去,在树荫的另一端,发现了一个男人。
    这是个浪人,凌乱的头发,黝黑的皮肤,红色的短袖衫脏而破烂,旁边还散落着他的各种家当。
    浪人吹着口琴,眼睛一直望着大海。他的琴声没有太复杂的曲调,节奏也有点乱,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或者那只是一首不成调的无名歌吧。阿芒站在不远处听着,其实音乐并没有多迷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任何离开的想法。
    不久琴声断了,浪人发现了阿芒的存在,他抬头看了看阿芒,以及他身后的行李箱,然后又继续看着海。
    沉默了一会儿,浪人突然开口道:“你知道哪里可以看到快乐吗?你走来的那个方向,是什么样的?我在找我的下一站!”
    阿芒突然觉得莫名其妙,他没有接话,只是静默地看着浪人。
    浪人接着说道:“从昨天开始,我走了很久很久,很长很长治白癫风医院北京哪家好的一段路,可是我却完全没有记住自己在这一段路里都做了些什么,看了些什么,就好像这段时间从没活过一样。现在我看着这海,却也找不到一丝真实。”
    “人有时候就是会这样,突然间失去所有的航标,变得茫然无感。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站要去哪,于是就沿着一条路一直走,好像这是命定的,神启示的,好像这条路永远不会有尽头一样......”
    浪人说完,又是一阵沉默。接着他在自己的手提箱里取出一块整洁的蓝手帕,细细地擦起口琴。阿芒想,他大概不再吹了。
    “我是从路的另一端过来的”浪人指着阿芒要前进的那个方向,然后继续说道:“那一边的风景你一定很想知道吧......可惜我没能帮你记住......”
    “或者它实在是没什么可铭记的,不像你期待的那样。或者,比起我,你更有心,那儿总有一些你能读懂的美丽,亦或是......”
    浪人顿了顿,突然扬起嘴角,看着阿芒,眼神充满深意:“亦或是丑陋吧......”
    阿芒依旧站在原地,他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子,觉得有些可笑,却也像受了教一样,同时,像得到暗示般,心中又燃起一丝对前途的不安。
    阿芒礼貌地应了声“哦。”然后又沉默了。
    男人也不言语,眼睛回到海面,好像是想在这一片蓝里找到一些什么。
    “人应该都是群体动物吧,总是不能太孤独的,否则就容易疯狂了。”浪人又开口了。
    “孤独太久了,会以为自己本就是一个人的,不被在乎,也不需要去在乎。太极端时会觉得所有的东西都不值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世界也被自己抛弃。到了最后又不小心把自己也弄丢了......”阿芒静静听着,心想:这该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浪人停了停,继续说道:“你和我遇到的所有人一样,都不愿意和我交谈,却又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肯白癜风如何预防更加有效听我说完话的人。那些人总是害怕、怜悯,或者厌恶像我这样狼狈的人,很少人会好奇我一路的经历,他们只是希望我的肮脏和破烂能远离他们,即使他们中有些人的眼中是充满怜悯的。”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会不会我的外表已经让他们忘了我和他们都一样是人,也会生气,会伤心,需要尊重,需要关心,需要理解……”说完,浪人沉默了一会儿。
    “能有个人倾听自己,真是件很美好的事啊!”浪人看着阿芒,一脸的期待与感激。“即使是最丰盛的食物,怕也是比不上得到陪伴和倾听来的幸福吧!”说着,他又轻轻叹了口气,低头不语。
    “唯一?”阿芒问道。浪人抬头看着他,轻轻笑了。
    阿芒突然觉得自己得到了重视,就像得了一个很高很高的表扬,即使对方是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陌生浪人,然而这都无法阻止他油然而生的喜悦。他拖着行李箱向男人走去,然后果断地坐到了浪人身边。
    浪人身上有股酸臭味,即使海风呼呼而至,还是无法吹散。不过想到自己身上也是汗臭味十足,阿芒便不再介意了,而且慢慢地也适应了。有些人就是这样,当两者存在某些差距时,非得在彼此间找到其他的相同或者相似,心理才懂平衡。
    “你是从哪来的?”阿芒问道。
    “从你要去的地方。”浪人看了看自己走来的方向。
    阿芒苦笑着:“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浪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就像当年的我......离开家时,根本不知道要往哪走,而现在就在这岸边徘徊了......”
    浪人看着阿芒,回忆的眼神掠过一缕忧伤。
    听着浪人的话,阿芒好像真的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然而内心的骄傲又抹去了他这样的想法。“不会的,自己绝对不会变成一个浪人!”阿芒心想着。
    虽然不想变成一个浪人,但倒也没有任何鄙视眼前这个流浪汉的意思,反而好奇他的一切。
    浪人看着不说话的阿芒,轻声说道:“或许你不会像我这么落魄,不过内心总会有漂泊的吧......”
    阿芒看了看他,然后在一声声的浪涛里,两人看着海,沉默着,深思着......
    阿芒在心里重复地问着自己:我到底要去哪呢?然而就像眼前的浪花一样,只知道一次一次的重复问题,却找不到任何解答。
    “我是离家出走的,爸爸从不关心我,即使我已经是个失去母亲的孩子。”阿芒慢慢说着,没有看浪人,而是继续盯着来来回回的海浪。
    “我再也不想回去了,绝不回去!”
    “反正他也不在乎我,我想我的离开反倒能让他清净吧......”
    浪人没有说话,阿芒回头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眼里显得尴尬而幼稚。或者当这些话脱口而出时,阿芒也些许感到了自己的幼稚任性,心中突生一股酸酸的悔意……
    阿芒沉默了一会,又接着问道:“你家在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声音太轻了,浪人没有回答,依旧看着蓝蓝的海。
    后背的衣服干了很多,沉默了一阵后,阿芒起身拍拍屁股后面的沙土,决定继续前行。
    “原来这海的颜色,是母亲最喜欢的那种。她说过,我出生时包裹的襁褓就是这样颜色,她说她一辈子也不会忘掉。她说过,我是她的唯一。”浪人突然说道,似乎是在挽留要走的阿芒。
    “年少的时候,我总以为如果没有看尽这个世界的风景,就像没在这世上活过一样,即使她给我的幸福是那么多,可是我就是不愿满足。于是我离开了她。可是走了这么久,这么远,我除了漂泊和孤独,却没找到比以前多一丝的快乐。”
    阿芒又重新坐了下来,他看着浪人,那眼角处细细的纹路像是刻了他一路的故事。
    浪人看着海,继续说道:“其实远离只是为了得到快乐,然而我却离它越来越远......就像一个很傻的徒,从一开始就下错注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见她了,我走的时候她还很年轻,对我笑时,眼睛里装满幸福。现在..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解析日常生活应怎么护理....应该有白发了吧......”
    “应该……是会想我的吧......?”说着,他看了看手中的口琴。
    “人有时候就是会忘记去珍惜身边的幸福……”
    “比起珍惜,更容易做到的总是失去后的悔恨……”
    浪人叹了口气,扭头看着阿芒。眼神里似乎有一种劝诫,又包含着隐隐的怜悯。
    阿芒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等我再大一点,爸爸就要老去了......”他默默对自己说着,内心又有一种新的不安,似乎有一种东西你想极力挽留,可是它永远是冷酷的、绝情的。似乎有一种东西,它明明存在,可你却永远抓不住……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浪人的影响,还是为了安慰他的感伤,阿芒也谈起了自己:“我对妈妈的印象不是很多,很小的时候她就走了,我一直都是和爸爸一起生活。”
    “这是她最喜欢的口琴” 浪人像是没听到阿芒的话一样,握着手中的口琴静静说着:“我走时偷偷从她抽屉里拿来的,她说这是父亲最喜欢的,去天堂时留给她的。”
    阿芒看着口琴,顿了顿。
    然后看着浪人说道“我小时候也有这样的口琴,那时音乐老师要求每个人都得买一个,爸爸就去商店买,我就呆在家里等他。”
    “其实那天她知道我要走,也看到我拿了口琴,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笑,好像笃定我还会回去一样......”阿芒看着浪人的眼睛,而浪人的眼睛似乎正看着回忆里的母亲。
    “她不愿意圈住我,或许是想让这口琴陪伴我,又或者她够‘残忍’,忍心让我在这样漂泊孤独的痛苦中成长,看着口琴,让我想念他们……”浪人垂下眼睛,像是在虔诚的忏悔。
    阿芒突然觉得,他和浪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于是像受到驱使般,继续着他的故事“后来他骑车的时候不小心把手臂摔断了,回来就一直念叨都是我的口琴惹的祸。我当时很不服气,明明是他自己骑车不小心,怎么可以怪我!”
    突然,阿芒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现在想想,可能是当年的我太小了,不懂他要的其实只是我的关心,当时的我是个只懂得一味抱怨的小孩子......”
    “人年少时,总是有很多情感没能察觉到......”浪人随即感叹道。“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比较习惯先看到自己......”
    阿芒点了点头。“他当时应是很想我能给他一些关心的吧,只是方式是如此‘极端’,他总是用那么粗暴的方式提醒我‘他需要我的关心’、‘他需要我的安慰’。他总是那么粗暴,而我总是那么不懂事……”
    “有时候我们不也是这样,害怕失去时,极想得到时,就会有失去理智的可能。”浪人说着,眼神却沉浸在回忆里。
    “妈妈不在,这世界就只剩我和他相依为命了。然而我是那样的冷漠无情,我是那样的不懂事......所以后来他也对我渐渐冷淡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2 00:12 , Processed in 1.2343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