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推商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5|回复: 0

遭遇“艳遇”_0

[复制链接]

3379

主题

3379

帖子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0344
发表于 2019-9-19 12: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遭遇“艳遇”
      
   
    何大伟在漫不经心地品尝自家的晚饭----一盘炒土豆丝。盐又放多了,他想。于是他冲着正在厨房忙活的老婆卢红梅喊:“菜咸了!”
      
    卢红梅正在厨房忙活得起劲,抽油烟机的嗡嗡声淹没了何大伟的声音。何大伟见老婆没听见,只得继续吃那盘有点咸了的土豆丝。上初中的儿子去他姥姥家了,剩下他们两口子,家里少个人还真挺清静的。
      
    老婆卢红梅笑容可掬地又端了盘鸡蛋炒西红柿过来,何大伟用筷子指着土豆丝皱着眉头说:“这菜炒咸了。”“是吗?”卢红梅一听赶紧放下手中的菜,拿起旁边的筷子夹了点土豆丝尝了一尝,说:“是有点咸,我再放点醋吧。要么你多喝碗粥,粥我做了不少呢。”何大伟便不再作声了,闷头吃饭。
      
    卢红梅微笑着坐下,看样子心情蛮好的。她看了丈夫一眼,手里拿着半个馒头,边吃边说:“大伟,跟你商量个事儿,明天咱俩去家电商场转转,卖个冰箱回来。我看报纸上登的广告,明天那里搞促销有优惠,比别的地方能便宜个百八十的,都是正经厂家的名牌货,人家就明天一天打折。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何大伟喝了口粥说:“咱家那台旧冰箱还能将就用吧,冰箱也没啥大用处。除了保鲜就是冷冻,新鲜蔬菜现吃现买,冷冻的咱也没啥可冻的。我看冰箱也就是个碗柜子。”
      
    卢红梅一听撇了撇嘴说:“谁说没用啊?尤其冷冻那层有用呢,冻个肉啊鱼的,或者水饺汤圆什么,多好啊。夏天冻点咱儿子吃的冰激淋,冬天就更有用了,我冻点儿夏天的茄子、豆角,那吃着可比冬天买的新鲜的还有味儿呢。”又补充了一句:“尤其冻点你爱吃的苞米。”何大伟说:“那旧的怎么办啊?”“卖了呗,留着占地方。旧的啊实在不能再将就了,响声又大,费电还不好用。”卢红梅干脆地说。何大伟说:“买一个也行,你就定吧。”“那好啊,明天咱俩一起去,就买个二千五百块钱左右的,那就应该不错了。功能还齐全,样式还新潮的。”卢秀梅高兴地说。“明天一早去银行取钱吧。”何大伟想了想说。“不用了,我都准备好了。”卢红梅得意地说。何大伟心想,原来早有预谋啊,这女人啊,她不花钱就难受。不过,好歹是家里添个大件,全家人都能享用着,买就买吧。
      
    第二天一早,两人一人吃了碗热汤面,喝得浑身热乎乎的,就出门患了白癜风应该去哪里治病好了。何大伟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不爱逛街,而老婆卢红梅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喜欢逛街,关心商场动态,哪卖什么便宜东西,她通常都是知道的。
      
    他们要去的那个家电商场位置有些偏僻,从他家坐74路公交车要到终点才行。而他家一拐弯就是74路的始发站。今天是周六,上街的人还真不少,他们刚上车,发现车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座位几乎要满员了。还不错,挺幸运的,有两个空座位,不过隔了个座位。两人赶忙一人一个坐上了。
      
    74路车站线长,又经过繁华商业区,所以上车的人多,平时这条线路人就挺挤的。这不刚过了三站地,人就要满了。两口子都暗自庆幸有了座,这要是一直站到终点,可也够受的,那腿还不得站麻了。一位刚上车的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冲何大伟的座位走过来,何大伟慌忙装作没瞧见,把脸扭向窗外,似乎在看着外面的风景。就听见售货员喊:“哪位同志给老年人让个座,谢谢!”坐在何大伟前面的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站起来,给老太太让了个座。何大伟心中暗自舒了口气,也就不在看窗外了,心安理得起来。
      
    过了两站地,何大伟觉得百无聊赖,还有好几站地才到呢。唉,靠时间吧。他这样想着,把右手放在前面靠背的把手上,打算打个磕睡。忽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这才发现站在他座位边的竟是个妙龄美貌的时髦女郎。这女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挺漂亮,脸上化着很精致的妆,特别是嘴唇涂抹得娇艳欲滴的象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身材也不错,一套合体的黑色皮装裹在身上益发衬得凹凸有致,很是性感。尤其让何大伟看得眼发直的是,这女人穿着低胸的缀满蕾丝花边的内衣,虽然颈上系了条黑色带白点的丝巾,但那道深深的乳沟依然隐隐约约清晰可见。尤其那股飘来的充满诱惑力的香水撩拨着何大伟的嗅觉,使得他的眼睛一直盯在那女人鼓鼓的胸部不愿离开。
      
    正心猿意马之际,那女人的温软的纤手居然有意无意地也搭在把手上,而且紧挨着何大伟的手。何大伟顿时有种触电的感觉,心里更加乱七八糟的了。他不禁看了那女人一眼,这一看不打紧,他发现那女人一双大眼睛竟含情脉脉温柔地看着自己,对他频频“放电”。这回何大伟可真有点傻了:难道这个美女对自己有意?教你如何变成媲美的光滑皮肤
      
    公交车一个急刹车,那女人作势一个趔趄,险险栽在何大伟怀里,她忙向何大伟道歉:“哎约,对不起,大哥。没踩着你吧?”“没关系,没关系。”何大伟慌忙说,不由自主站起身,给那女人让座:“你坐这儿吧。”“那可不好,大哥。还是你坐吧,大哥。”那女人娇声嗲气地一口一个“大哥”,把个何大伟叫得骨头都快酥了,他更是执意要给这女人让座。
      
    两人正谦让着,把个一旁的卢红梅惹急眼了。刚才那一幕她在后面虽然看不到丈夫的表情,但她看到丈夫的手和那女人紧挨着久久不拿开,她就有心发作,又想着公共场所,只得隐忍着这口气,那女人借着刹车之机,往丈夫怀里倒,也让她看个正着。她一看这女人就不是正经路子,看她打扮那妖娆样,八成是个靠男人吃饭的小姐。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勾引自己老公,而自己就在旁边,真是恬不知耻,欺人太甚。卢红梅越想越气,而不争气的丈夫居然还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让座,更是让她醋意大发。
      
    想着想着,卢红梅豁地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指着那个女人骂道:“你这个狐狸精一边去,这是我老公,给谁坐也不能给你坐。”“嘿,你这人怎么跟泼妇似的,这么没礼貌?你说什么呢?谁是狐狸精啊?你给我说清楚!”那女人一听也恼了,毫不客气地说。“说的就是你。一看男人你就往上粘乎,你咋这么不要脸呢。”卢红梅怒不可遏地说。
    “谁粘乎了?你想粘乎你还没那本事呢。瞧你那黄脸婆样儿吧,瞅着你啊,都倒胃口。”那女人也不示弱,讥讽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嚷起来。整个车厢的人都听着这两女人吵嚷,一时鸦雀无声,有的人权当看热闹,偷偷抿着嘴儿乐。
      
    何大伟冷不防老婆冲过来吵架,反而觉得无地自容,讪讪地说:“别吵了。”他的劝架犹如隔靴搔痒,丝毫不起作用。这两女人都在气头上,岂能是三言两语就能劝好的?何大伟也没了主意,索性听之任之,吵够了自然就消停了。到了一个站点,那个女人边骂边下了车。 卢红梅也余怒未消气哼哼地回到座位上,突然她惊呼一声:“哎呀,我的包呢。我那里有买冰箱的钱啊。”
      
    原来刚才,她光顾吵架了,把装着买冰箱的二千五百块钱的皮包丢在座位上,现在座位上空空如也。何大伟一听,也冒了一身冷汗跑过来,一看皮包不翼而飞,两人都傻了眼。
      
    顾不得互相埋怨,两人在众人劝说指点下去了派出所报案。何大伟心想,都是艳遇惹得祸。一会儿可怎么在派出所述小儿中耳炎应如何对付说这档子事儿呢?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智库工场成果社区  

GMT+8, 2020-2-21 23:20 , Processed in 1.1875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